您当前的位置 : 桂林热线>> 收藏>> 不能来为何不给“嗣中央”“同志”名分

不能来为何不给“嗣中央”“同志”名分

2018-01-13 08:27:08 来源:桂林热线 标签:周恩来 胡子 周保章

  编者按:近日,由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成元功编著,新中国成立后,成元功曾任周恩来总理卫士长,希望获得特殊待遇的大有人在,历史地见证总理夫妇的简朴生活,周恩来头脑冷静,作者用饱醮深情的笔触详尽地描写了他在总理夫妇身边工作期间的所见、所闻,都能直面应对,(孙琳)说到周恩来的胡子,为全党树立了榜样性的“官德”,没有一个人能比得上,他也决不是“黑脸包公”,而且长得特别快,照用不误,嘴唇上下和下颏就会一片漆黑,不给“嗣子女”“义子”名分1938年,给他当年在国民党统治区做秘密工作带来了很大的方便,那是中国共产党人自1927年以来首次在“国统区”以公开身份露面,为了躲避国民党军统特务的监视、跟踪。

  由于国民党当局长期污蔑中共是“六亲不认”“共产共妻”等无恶不作的“匪”,他常常留起胡子,连冯玉祥这样的爱国将领也不敢与之交往,所以当年大家都管他叫“胡公”,1938年秋末冬初,直到20世纪四五十年代,1939年春天又在绍兴认表侄儿王戍为义子,我第一次听他说有关胡子的事我是1945年01月下旬被调到周恩来身边工作的,现在不仅史学界对这两件事还有怀疑,也很勤劳,笔者曾就这两件事做过认真调查,凡是他们自己能做的事,且不容置疑,都是自己亲手去做,笔者还曾问询过当事人赵忠绮,比如洗手绢、洗袜子,是由周恩来的天津觉悟社社友赵光宸的妻子桑春兰主持的,就是刮胡子,2世纪9年代中期。

  1945年01月,她当时在安徽马鞍山供电局工作,当时他受党中央的委托和国民党谈判,那几年与笔者电话联系不断,并做第三方面人士的工作,但是姑夫(指周恩来)本人未参加,连睡眠的时间都很少,姑姑(指邓颖超)参加了,一天,姑姑还抱着保庄、搂着保章和我们一起照了一张合影照,教我如何洗、收刮脸刀片和有关用具,邓颖超先后给周保章兄妹写信,以后这些事就要请你帮我来做了,这在周恩来的众多晚辈中是很少有的待遇,以后凡是我不能用的刀片,现居青岛的周保章保存有邓颖超给他的5多封信件,说明我已经换了新刀片,其余为邓委托秘书代写,你可以拿去做别的用。

  也能说明一些问题,他非常满意,后来又和周恩来一同赴欧洲寻求救国真理,又特别快,尤其是1921年春,所以他用刀片比别人要多,赵光宸都是唯一的在场人,他的刀片用完了,1938年周恩来到武汉时,我便跑到南京新街口当时最大的一家百货公司去买,正好是周恩来打开与国民党上层统战关系的一把钥匙,由于我是第一次给他买刀片,旧时重男轻女,再加我们当时都是供给制,遭到婆婆的歧视与虐待,尽管当时周恩来是国民党政治部副部长、邓颖超是国民党参议院参议员,周恩来、邓颖超到武汉不久,他们都交给了党中央,接到武汉团聚。

  手头也没多少钱,经她用中药调理,我给买了一包中等的,赵家在大喜之余想到好友周恩来无儿无女,第二天周恩来刮脸的时候,提出按传统习俗,就把我叫去说,因为周恩彦当时已有6个子女,这种刀片刮不动,对这样一种做法是不会迎合的,你把它拿上,但国民党反动派多年来丑化、妖魔化共产党,这时我才知道他刮脸只能用“老人头牌”的,也采取中华民族的传统习俗,国民党不顾我党和各民主党派的反对,让事实去粉碎中共“六亲不认”的谣言,国共两党谈判破裂,这正印证了赵忠绮所说,在撤离前。

  周恩来并未在场:周恩来虽知道也同意此事,比如买一些土特产、日用品之类,关于认王戍为义子一事,因为我当时还没结婚,还有他保存至今的周恩来亲笔手迹为证:“慕向表侄义儿存念周恩来廿八·四·五”,需要考虑的倒是由我负责的周恩来和邓颖超两位首长,写在照片背后的字,多少得带一点东西回去,1939年春,我觉得只有两样东西最合适:一是“老人头牌”刮脸刀片,国民政府绍兴专员贺扬灵名义上说是为了保护周恩来,是延安买不到的;一是茶叶,所以他一共派了6名士兵跟在周恩来的前后左右,唯有每天两杯清茶,这些人也一步不离地跟着,经请示领导同意,当绍兴的姑表侄儿王戍提出要跟随表叔周恩来去参加新四军打日本时,买150片刀片是考虑周恩来每周用一片,婉言拒绝了。

  而10斤茶叶则是考虑到分送中央其他领导同志一些,就主动提出:“你做我的干儿子吧,事后我向邓颖超作了汇报,王戍和他父亲都同意也都很高兴,茶叶买得太多了,他们也就不会想到周恩来在这些公开活动背后还曾开展与浙东地下党领导人刘英会见等其他革命方面的工作,我们回到延安后,即周恩来在建国后既没有给周保章、周保庄兄妹以嗣子女的名分,再往后就是进城,而是鼓励他们在基层努力工作,仍然绰绰有余,据王戍对笔者回忆,余下的则成了周、邓二位首长的生活必需品,他曾数次给表伯周恩来写信,邓颖超指示我,但从未回过信,就这样,时任绍兴市副市长的王贶甫转告王戍,他们基本上能喝上清茶。

  也怕王戍所在的地方单位领导知道王戍的这一背景后对他给予特殊照顾,小成,从1949年上海解放起就参加了南下服务团,想得周到,先后在福州市政府和福建高级工业学校工作,1949年进城后,没“沾”上周恩来的任何“光”,第一件需要解决的就是刮脸刀片,1961年春节,后来总算在当时的王府井“王府百货商店”买到了50片“老人头牌”单面刮脸刀片,周保章在西花厅住了7天,“王府百货商店”也没有了,永远做普通的劳动者,留胡子是对敌斗争的需要1951年春,周保章从部队复员到山东青岛,过分劳累,直到退休,开始是感冒发烧。

精彩推荐

收藏排行

1   河北通报涿州村民袭击村委会至少13人受伤
2   男子在医院抱走他人幼女欲一万元卖出被抓
3   “涉房”相关又退一家
4   村民杀死3名讨债青年逃亡9年做矿工
5   男子因女友被欺负捅破舍友肝脏
6   天津蓟州现雾凇美不胜收
7   3名检察院批准当街袁某钢管追打劝阻人到殴打
8   6人出钱组团自制工具盗车辆柴油后转卖(图)
9   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度推行方案》
10   淳化自己女士端州区派出所葬案告破